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之窗>>阅读文章

《红色印记》:一面红旗 四代守护

发布人:姚敏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20日    阅读次数:151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相声演员——于谦。

 
  我讲述的文物是红军长征途中遗留的一面旗帜。这面收藏在广西博物馆内的军旗,是由两块红布拼接而成的,旗帜上的红五角星清晰可见。如今,旗帜上鲜艳的红色已经褪去,仔细看,旗面上还有缝补的痕迹。
 
 
  这面红军战士握在手中,插在阵地上,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旗帜是如何保存下来的?这得从决定红军命运的湘江战役讲起。
 
  1934年,中央红军主力部队撤离苏区,大部队在11月下旬,抵达了湘桂边界,准备渡过湘江。当时,蒋介石调动了30多万兵力,分三路步步紧逼,将红军逼入湘江以东的广西全州、兴安、灌阳一带,准备以湘江天险为绞架,以三路大军为绞索,将红军绞杀在湘江东岸。1934年11月28日上午,为了给大部队争取渡江时间,在新圩,一场阻击战打响了。这是一场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的血战。红军战士们急行军来到新圩。在强敌虎狼之前,战士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最后一道防线。
 
  在新圩阻击战的前线有个小村寨,叫枫树脚村。1934年的秋冬之交,这里除了火红的枫叶,还有血染的战场。
 
  11月28日晚上,枫树脚村村民黄和林听见有“咚咚咚”的敲门声。他翻身起来开门,只见一位脸色苍白,左大腿带着血迹的士兵站在门前。他说自己姓李,是红军。黄和林赶忙把这位受伤的战士请进了门。黄和林的后人李清鸾讲,她的太爷爷和爷爷,在此后两天一直细心照顾着这位伤兵:
 
  李清鸾:红军帮穷苦人闹革命闹翻身的。我的太爷爷和爷爷在后面山上采那个止血啊、止疼的草药,洗干净,捣碎,慢慢地给红军同志进行简单地包扎,没有东西给他吃,只有两三个鸡蛋煮给那个红军同志吃。
 
  枫树脚村外,战斗还在继续。国民党桂军在炮击的同时,出动飞机对红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阵地上,红军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猖狂的进攻。战士们为了节省子弹,等敌人只有几十米远时才开火。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三天四夜啊,三个团又一个营的战士,与国民党桂军7个团僵持在新圩。
 
  1934年11月30日下午,红军中央纵队过江的消息传来。参与新圩阻击战的部队完成了任务,陆续撤离阵地。枫树脚村这边,黄和林家中这位伤还没有好利索的红军战士也要启程去追大部队了。临走时,他把一面军旗留给了黄和林一家,也留下“等革命胜利后我再来取”的嘱托。黄和林的后人李清鸾:
 
  李清鸾:当时我太爷爷和爷爷也是犹豫了一下,要是我们保管不好,怎么回来拿啊。太爷爷和我爷爷两人商议,我们一定要好好地保存。
 
  湘江北去,红军西行。从战略意义上说,新圩阻击战取得了胜利。但是红军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广西灌阳县史志办原主任 文东柏说,参与新圩阻击战的部队,来时有3000多人,撤离时连同伤员只剩下1000多了。
 
  文东柏:红军以三个团及一个炮兵营的兵力,阻击了国民党桂军七个团的进攻,完成了他们的阻击任务。但是这个阻击战损失惨烈,红五师损失过半,牺牲了2000多红军战士。
 
  红军的鲜血染红了八桂大地,一心为民,勇于战斗、无惧牺牲的人民军队也让百姓看到了希望。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李霞:
 
  李霞:红军会帮助穷苦人民,他们的纪律也是很严明的,他们是不会去拿群众的一针一线的。如果群众有需要帮忙的,红军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帮他们的。所以当时的群众对红军的印象,觉得它是真正的人民的军队。红军的出现也给了老百姓一个精神上的希望。
 
  许多年过去了,那位姓李的红军战士没有如约归来。黄和林老人对红旗的守护则延续了祖孙四代。当年,黄家人打破了诸多家族的禁忌,把红旗藏在老人的棺材里,甚至在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搜查时,将红旗绑在了年仅8岁的黄家小童身上。我们能够想象,战乱的年代,偷偷藏着这样一面红旗,要经历多少个日夜的提心吊胆。解放后,黄家后人辗转将这件珍贵的革命文物捐赠给了广西博物馆珍藏。
 
  这家人多年的守护,守护的是血与火的历史,守护的是他们所热爱的人民军队。而正是这些千百万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群众,筑成了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真正的铜墙铁壁”。
 
  萧潇:我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讲解员萧潇,出生于1990年,不知不觉从事革命文物讲解工作快十年了。最初开始讲述广西灌阳新圩这一家人守护红旗的故事时,我就立刻找到了文物背后军民鱼水的情感链接。这些年我一次次讲,一批批观众在文物面前驻足听。
 

  我发现,这种情感链接不仅我能感受到,听众也能共鸣。这也让我们理解了战士为何把红旗留给老乡,也理解了老乡为何在此后几十年珍藏红旗。希望这种共鸣能代代传递。

来源:央视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
网上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