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安交通大学城市学院学生工作处互联网学生工作管理系统!

青春导航

党建之窗

您的位置: 首页 > 青春导航 > 党建之窗 > 正文

从《义勇军进行曲》到国歌 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

时间:2023-03-31   来源:共产党员网    阅读: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1949年10月1日,伴随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在开国大典上奏响。

  从那一刻起,这高昂的旋律响彻祖国大地,融入每一位中华儿女的生命乐章,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

  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

  国歌是国家尊严和民族精神的象征,是国家神圣而庄严的“声音形象”。

  从《义勇军进行曲》到国歌,其间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

  让我们走进上海徐汇区,探访三所透着年轮气息的老房子:永嘉路371号,淮海中路1258号三楼,永康路109弄雷米坊。

  流年往复。四季的光影剥蚀着屋檐,却带不走砌进屋瓦里的记忆。当年三所老房子里分别住着词作者田汉、曲作者聂耳、命名者朱庆澜,他们的所居方位勾勒出了《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路径。歌声不时从无眠的窗棂中飘出,好像在呼唤着久别的主人。

  九一八事变后,我国东北三省沦陷,日本帝国主义拉开了全面侵华战争的序幕,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1935年,《义勇军进行曲》诞生,系黑白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

  《风云儿女》由许幸之执导,田汉、夏衍编剧,聂耳配乐。影片荟萃了当时众多当红影星,除了袁牧之、顾梦鹤、王人美外,还有谈瑛、陆露明、王桂林、高逸安、王明霄等,周璇也在片中客串。

  影片以抗战为背景,讲述了青年诗人辛白华因为挚友梁质夫的牺牲,被激发起磅礴的爱国情怀,奋勇投身抗战的故事。

  为了凸显主题,影片在片头播放字幕时即穿插奏响《义勇军进行曲》,人声合唱两遍,小号和军鼓伴奏4遍。以激昂的旋律开头,直奔抗日主题,这在当时的电影中是不多见的。

  《风云儿女》的创作缘起于1934年初。随着左翼文化逐渐成熟,中国共产党开始直接参与和影响电影创作,在瞿秋白的领导下,组成以夏衍为首的五人左翼电影小组。

  电通公司是左翼电影运动的一个重要阵地,为了支援日益高涨的抗日救亡运动,决定拍摄一部有关抗战题材的电影。

  田汉接受公司委托,在他租住的永嘉路371号内,先写出了一个文学性的电影故事,题名《凤凰的再生》。然而就在剧本筹拍之时,田汉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夏衍亲自将《凤凰的再生》剧本梗概写成电影文学剧本,并改名《风云儿女》,使其更具有时代意义。

  年轻的聂耳主动请缨为主题歌作曲。他埋首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258号,一面对歌词进行修改,一面寻找和酝酿创作情绪,抑制不住的爱国激情终于在胸中喷涌,雄壮激昂的旋律一呵而就,很快完成了初稿。

  1935年2月,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机关遭到敌人破坏,很多革命文艺家相继被捕。经中共地下党组织安排,聂耳于4月15日乘轮船离开上海东渡日本。两个月后,他从日本寄回《义勇军进行曲》最后定稿的总乐谱。

  《风云儿女》前期拍摄完成以后,田汉尚未对主题歌命名,而聂耳从日本寄回的总乐谱上,也仅标注曲式为“进行曲”。于是,朱庆澜将军挥笔在“进行曲”前加上“义勇军”3个字,将主题歌最终定名为《义勇军进行曲》。

  田汉、聂耳合作的绝唱

  《风云儿女》一公映,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便成为时代的最强音,它发出了中华民族不甘沦亡的怒吼,吹响了中华儿女万众一心、血战到底的战斗号角。

  1935年7月,田汉从南京宪兵司令部监狱出狱,听到这首歌感慨万千,激动不已。但聂耳在日本鹄沼海滨溺水不幸遇难的消息接踵而来。“一系金陵五月更,故交零落几吞声。高歌正待惊天地,小别何期隔死生……”他禁不住失声痛哭。

  田汉和聂耳结识于20世纪30年代初。1928年1月,田汉在上海法租界以“革命运动”为宗旨进行戏剧创作活动。1931年,聂耳在上海明月歌舞剧社当首席小提琴手。1932年,日军轰炸闸北,飞机就在剧社的楼顶经过。聂耳站在露台上亲眼看见驾驶室里飞行员狰狞的面孔。然而,国难当头,剧社仍在唱风花雪月的歌曲,这让他感到愤懑不平,便来到徐家汇联华影业公司和东方百代唱片公司从事音乐创作。在此,他结识了田汉。田汉鼓励他用音乐作武器,用音乐去改变社会。

  他们第一次合作是《开矿歌》,此后共同创作了十多首歌曲,《义勇军进行曲》竟成了他们合作的绝唱。

  聂耳逝世的消息,引起众多爱国人士和文化界同仁的一片痛挽之声,大家为失去一位音乐天才、爱国斗士而深感悲戚。

  1937年10月1日,聂耳的骨灰辗转回归故里。1980年,迁葬于太华寺与三清阁之间的山坡上,背依青山,面览滇池。墓地呈月琴状,由24块墨石叠砌成音波状,既象征时代的最强音由这里发出,又隐喻着聂耳24岁的生命历程。墓地遍植苍松翠柏,如月琴静置于清幽的山林间,风过处,难分松涛琴音。

  墓志铭上这样写着:聂耳同志,中国革命之号角,人民解放之声鼙鼓也。其所谱《义勇军进行曲》,已被选为代用国歌。闻其声者莫不油然而兴爱国之思,庄严而宏志士之气,毅然而同趣于共同之鹄的。

  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1949年9月2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就国旗、国徽、国歌、纪年、国都等问题召开协商座谈会。

  根据有关国歌的档案,从拟定国歌提上日程到将《义勇军进行曲》暂定为国歌,实际上仅用了3个半月时间。

  1978年2月26日至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对国歌作出新的决定:曲子仍采用聂耳谱写的《义勇军进行曲》原曲,而歌词由集体重新填写。会后,宪法修改委员会收到了各个方面提出的大量意见,认为《义勇军进行曲》凝结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感,激发着中国人民炽热的爱国热情,多年来已经深入人心,建议将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的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恢复为国歌。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决定: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2004年3月,经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全体代表审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赋予国歌以宪法地位。从此,《义勇军进行曲》载入共和国的史册。

  2017年9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进一步维护了国歌的尊严,规范了国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

  响彻云霄的乐曲

  自从1935年《义勇军进行曲》唱响,迄今已栉风沐雨传唱了近90载。

  从《申报》1937—1940年间的历史记载中不难看出,无论是蓬头稚子还是耄耋老人,无论是在危机重重的战场、纯真神圣的学堂或是再寻常不过的坊间巷陌,《义勇军进行曲》为千千万万同胞抒发心中压抑的国恨家仇找到了情感寄托,为他们以一己之力表达爱国情怀、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找到了一种倾吐方式。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美国国务院将《义勇军进行曲》列入《盟军胜利凯旋之歌》曲目,代表着中国的最强音。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国家公祭仪式、升国旗仪式和国家重大庆典、重大外交活动、重大体育赛事上,《义勇军进行曲》永远是响彻云霄的最撼人心魄的乐曲。

  《义勇军进行曲》何以成为穿越时空、世代唱响的不朽旋律?

  这不仅仅因为它是新中国的“国歌”身份,更因为它承载了中国人民不可磨灭的民族记忆,熔铸了中华民族不可侵犯的民族尊严,寄托了华夏儿女对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希冀。

  还因为——

  它是从热血里奔流出来的,从情感中迸发出来的,所以才那么真切、那么感人,产生那么巨大的社会影响。

  它全曲共有37节,时长只有短短40多秒,但完全突破了歌曲创作的一般模式,采用长短不一的乐句,跌宕起伏、疏密有度,演唱起来既铿锵有力,又自然奔放。

  它和全世界同呼吸共命运的情感尤为深沉,发出的英勇抗击法西斯侵略之呐喊,跨越国界成为世界人民反击外敌侵略、保家卫国的象征。

  它是中国乃至世界音乐史上的不朽之作,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从重整河山到走进新时代、新征程,始终都有着无可替代的感召力、凝聚力、战斗力。

    

     来源:共产党员网